初 心 ——记已故军队离休干部杨树华

初 心 ——记已故军队离休干部杨树华

手机响了,我看了看,显示的联系人是“老爷子”(这是我们六盘水市军休中心对杨树华老人习惯的尊称),一个多月前,老人已经去世了,肯定是江阿姨打来的。“江阿姨,您好!”“小徐,你好,我要替老杨交点党费,怎么交?你帮我办理一下。”“江阿姨,前几天杨哥(杨树华的儿子)来的时候,把老爷子留在这没领走的春节慰问金1000元已经作为党费交了啊。”“哦,小徐,不是那个。今年是建党100周年,老杨还在的时候说过要给党表示祝福,我准备了10万元党费,你帮我交了。”“嗯?...江阿姨,您,您是说要再交一笔10万元的党费?”“是的,小徐,老杨和我都是几十年党龄的老党员了,我们都是党培养成长的,我们要感谢共产党,没有共产党,就没有杨树华,没有杨树华,就没有我们这一家......”

1928年1月,杨树华出生在黑龙江省海伦县,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,5岁时,母亲带着弟弟改嫁了,把杨树华送到了叔父杨兆国家里,家里有祖母、婶母、5个弟弟妹妹,一共9口人,很穷,吃不饱、穿不暖,平均每年要借四、五斗米,才不至于饿死。年少的杨树华早早就挑起了生活的重担,7岁时就给村里的地主林家放马、喂猪,11岁开始下地干农活,13岁到了林家做长工,过得很苦,每天干不完的活,这样的日子一直熬到海伦解放。1945年底,海伦解放了,叔父杨兆国读过一点私塾,到区政府做了文书,杨树华也结束了长工的苦日子,参加了民兵,土地改革时,他们家分得了一匹马、三间房、八垧地,档案里是这样记载的“现在生活很好,够吃够穿。”

1946年6月,在颠沛流离的战乱和饥寒交迫中长大的杨树华积极响应党的号召,报名参了军,加入了区中队,后编入东北新兵某团一营,1947年12月分到了东北某部,当了一名通讯员。杨树华所在的部队,是四野里有名的主力师、王牌师,号称“攻坚老虎师”。队伍里很多山东老兵,拿手本事是包炸药、捆炸药、安爆破筒。全师上下,从机关到连队,从军事干部到政工干部,从领导到炊事员,人人都会捆炸药包,懂爆破。打巷战也是强项,班排战士分成火力、爆破等若干个小组,小组与小组之间相互掩护,互相配合,密切协同,打掉一个又一个火力点,攻占一条又一条街道。1948年11月,该部参加锦州攻坚战,担任战役总预备队,攻打范汉杰的"剿总"指挥所和兵团司令部,打完锦州后,部队到辽西黑山整编。杨树华在军队这个革命的大熔炉里接受锤炼、迅速成长起来,在黑山,20岁的杨树华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黑山整编完后,队伍进了关,紧接着打天津,以伤亡几十号人的代价消灭了敌人8000多人,得到了总部首长的嘉奖。

由于国民党政府拒绝在“和平协定”上签字,妄想凭借长江天堑作最后的垂死挣扎,毛主席、朱总司令发布了“打过长江去,解放全中国”的命令,杨树华跟着部队作为四野的先遣军向南挺进,渡过长江,解放了鄂南、赣北广大地区,为第四野战军主力南下开辟了前进道路。7月参加湘赣战役。9月中旬继续南进,翻越梅岭关,进军广东。10月14日,会同兄弟部队解放广州,这个时候,杨树华已经调到了师政治部任警通班班长,负责保卫首长及传达命令、指示。11月中旬,杨树华随部队奉命由广州隐蔽西进,开始广西追击战,12月下旬开赴雷州半岛,参加解放海南岛的作战任务。1950年3月到5月,做为主要突击力量,以木船为航渡工具,在友邻部队的配合下解放海南岛。

作为一名通讯员,打仗时的主要任务是迅速、准确的传达命令,并报告作战情况。战斗的激烈程度可能比不上一线冲锋的战士们,但任务却是极其重要的,一道命令如果不能及时传达,战斗情况不及时反馈,是会影响整个战斗甚至于一场战役的胜负的。从白山黑水一路打到天涯海角,杨树华获得二等功一次,三等功二次,嘉奖无数,可江阿姨及孩子们都没听他讲过立功的经历、战斗的故事。

杨树华老人在世的时候,我唯一听他说起过一次解放海南岛的战斗。还记得,2006年我刚到军休中心工作的时候,老爷子来单位开具一个证明,需要查阅档案,我翻开档案,看见老爷子是四野的,我对四野一直很好奇,就和老爷子聊了起来,磨着老人给我讲讲当年战斗的故事。“木船,大多数是帆船,有几十艘用汽车发动机改装的帆船,还有的船上安了炮做成了土炮艇,我们吃过晚饭天黑了开始渡海,虽然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训练,可大多数战士都是北方人,“旱鸭子”,不熟悉水性,有些渡海时就牺牲了,凌晨登陆的时候,有好多战友牺牲了,敌人的机关枪哒哒的扫射啊......”老爷子讲到这时,声音有点哽咽,停住没再讲了,沉默了会后,老爷子岔开了话题,和我聊起了他的“大苏”,他喂养的一条苏格兰牧羊犬。

老爷子去世后,我去看望江阿姨才明白,老爷子为什么不愿意去回忆,去讲述当年的战斗,江阿姨告诉我,老杨同村一块参军的有40来人,最后没剩几个人,很多是在解放海南岛时牺牲的,这应该是老人心里永远无法抚平的伤痛,在他的心里,功劳、勋章和牺牲的战友比起来都是微不足道的。

1950年7月,杨树华被派到某步兵学校学习,学业结束后担任某部排长。由于军事素质过硬,1955年9月调到海南军区某部当教员。1957年又回到原参战部队任连长,直到1959年10月转业。杨树华选择到当时条件还很艰苦的贵州工作,先后在商业、团委、公安等部门工作过,1983年,国家建立武装警察部队,杨树华再次穿上了心爱的军装,任贵州省武警某队参谋长。杨哥(杨树华的儿子)曾和我谈起过老爷子当年的一桩轶事,老爷子刚任参谋长不久,有一次去基层中队检查工作,了解到部队在靶场训练,老爷子也赶去了靶场。到了靶场,中队长马某正带着战士们在训练,老爷子看了会,气不打一处来,叫停了训练,把中队长喊到身边,训斥了几句,指出训练不对的地方。中队长心里很不服气,想着你这个从地方公安部门过来的参谋长,开过枪吗?会打枪吗?嘴里嘟囔了几句。老爷子火了,说“步枪,卧姿,100米靶,你打3枪给我看看。”中队长趴在地上,卧姿依托打了三枪,结果三枪都脱靶了,“这把枪有问题。”中队长讪讪的说道。老爷子二话没说,接过中队长手中的枪,麻利地取下弹夹,上了三发子弹,安好弹夹,趴在地上,然后调了下标尺,瞄准...“砰、砰、砰”打了三枪,“报告,10环...10环...10环,三个10环。”远处传来报靶员的声音。老爷子这一手可把所有人都给镇住了,从那以后,没有人对老爷子训练、管理的那一套东西说个不字。在武警部队里,杨树华是出了名的铁面执纪,带头令行禁止、率先垂范表率,为部队培养了很多思想政治、军事素质过硬的优秀人才,为六盘水武警部队建设做出了积极贡献。1985年6月,杨树华光荣离休,安置到六盘水市军队离退休干部服务管理所休养。

2021年2月21日,杨树华老人因病在贵阳逝世,享年93岁。留下遗嘱:不发讣告、不搞遗体告别、不开追悼会,不葬墓穴,骨灰撒到海南岛的大海里,他要和他的战友们永远在一起。

4月1日,六盘水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收到了这笔10万元的党费,并按照规定交到了大额党费指定账户,完成了老人的遗愿。

从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,一路走向人民幸福、国家富强的新时代,在建党100周年之际,在生命最后的时刻,杨树华用自己的行动,诠释了什么是对党“坚守初心、绝对忠诚”的共产党员本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