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经历的渡江战役

我所经历的渡江战役

1949年4月,我营接上级命令,前往江西南昌东南38里的谢湖,消灭驻扎在此的敌县政府保安团。谢湖前有两个小村庄,南岸村、北岸村两个村庄共三户人家。敌县政府保安团驻扎于谢湖,全团共约100多支枪。我们正准备渡江作战,保安团的请降使者却也到了,带领我们过江缴了他们的军械。

完成任务后,我们没有打扰老乡,在老乡的院子里靠墙抱枪休息到天亮。天亮后,我们找了老乡,展开地图问路准备去往南昌。正和老乡交谈着,听到“哒哒哒”激烈密集的枪声,多年的战斗经验告诉我们,枪声肯定是成建制部队发出的,我和营长赶紧收了地图,组织人员迅速迎战。正好我部所在位置是一片高地,占据着有利地形,敌人冲上来又被我们打下去,再冲上来又被我们打下去,我们还利用机会找些土堆等修筑了简易工事。打了大约十几个回合,一直打到下午,子弹打完了用手榴弹,手榴弹投完了就拼刺刀。敌人认为我们是一个团,知道兵力不如他们,想快速解决战斗,最后打了一天,他们才了解我们仅是一个营。而我们到最后才得知敌人是两个师,等前面的连队战士都牺牲了,营长对教导员说撤退,但敌人已经近在咫尺。

我营临时指挥所有三个门,西边的门几步上个台阶,是一片很平开阔的稻田地,我们决定从西边的门撤退。通讯班长一边掩护一边催促大家撤退。撤退中,电话员弯腰低头到东边门口去拿电话机,被敌人的子弹拦截并未撤退下来。我们一行七个人中我是最后个撤退的,我刚上台阶,一片子弹声响起,有的子弹从我身旁破空穿过,有的子弹打在脚边,泥浆“噗噗噗”窜起很高。为躲避子弹,我立即扑倒在我右边的稻田里。之前因为没有鞋穿,不好走路,我就用绑带把脚包起来的,现在脚陷入泥浆把绑带弄湿了,绑带边跑边散。最后我爬到稻田梗上,择机从稻田梗跑到营长他们那边去。

此时,我团一营也过江了,团里的临时指挥所就只有团长和作战参谋外加一台电话机,作战参谋正在电话汇报我营作战情况。我们快速集结到团长面前,团长已经知道我营战斗情况,让我们先下去休息。我们刚走出不远的转弯处,敌人的特等射手射击的子弹就击中了营长的后脑勺,好在距离远,子弹只是从后脑头皮擦过,没有射入头中,营长一下就晕了过去……

后来,我们听上级说,这次的战役虽然时间虽短,但敌人两个师被我们歼灭了两千多人,我们以少胜多又一次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,光荣载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中。

1949年8月15日,全师部队召开江西吉安渡江战役庆功大会,为功臣颁发了战斗喜报。表彰时,我因脚在战斗中受伤肿胀,正在师卫生队接受治疗,未能到场参加,部队便将立功喜报由组织直接寄到我的老家河南兰考县。

而今,重温战斗历程,深切体会今天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,我们要珍惜现在美好的生活,感党恩、听党话,跟党走,永葆军人本色,发辉余热,积极为国家建设和军休事业发展建言献策。